文章阅读网 - 轻松阅读从此开始!

文章阅读网-情感文章-美文故事-散文欣赏-明阅文章阅读网

山东省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美故事

乔迁之喜

时间:2018-12-19 10:05来源:未知 作者:孙逸华 点击:
在每一个遭人嫌弃的学生时代,免不了有一个胖子同学和男人婆闺蜜。胖子的肉是思想的武器,男人婆是保镖,我们结成了一个联盟,与其说是为了避免不可预料的事发生,不如说年轻

在每一个遭人嫌弃的学生时代,免不了有一个胖子同学和男人婆闺蜜。胖子的肉是思想的武器,男人婆是保镖,我们结成了一个联盟,与其说是为了避免不可预料的事发生,不如说年轻的心太容易孤独了。

班级是一个朝堂,老师是帝王,班干部辅政。党争不可避免,平民却贪玩好耍仿佛隐士。而在我们看来,他们更像是一群卫道夫,专挑拣一些酸腐的本事,来熄灭革命者的星星之火。这当然也不是我说的,是爱看杂书的胖妹说的。

胖妹其实也不算胖,只是稍微不那么苗条。以前这并没有什么,但电视和手机给出了这个时代的审美标准,于是她就被冠以胖的称号了。男人婆捏着她腰上的肉,要她不要如此正经。

“听说兰姐儿们今晚要收拾一班的文强,我听见了她们在蹲坑时的悄悄话。”男人婆认为她们的细胳膊细腿,根本不可能。

“她们当然不可能,但她们有男人啊!”她把眼睛挪开了书,很快又继续看。

“文强可是你的偶像,艾青,你不准备去通风报信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是两个朋友间最为懦弱的,即便到了今天,我依然无法独自统揽着生活。再次见到文强的时候,他已经不像当年那样,有时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怎么会喜欢上他。或许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多喜欢他,顶多有那么一点好感,然后被一系列的环境和事件推进而成。

房子里的地暖持续发热,我们坐在沙发上也头脑发热。胖妹从千里之外回来,男人婆时而撩动长发,她们的变化是巨大的。我常常需要胖妹的开导,也需要男人婆在我无助的时候帮忙。好像这样一直叫别人的绰号是不对的,毕竟她们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好到连时光都无法冲散。

“你们家真的好热,反倒让人有点不习惯。”男人婆的形象不再,却处处透露她的果敢。她的毛衣里藏着两个大白兔,这迎来我们时时的嘲笑。

“男人都出去喝酒了,你尽管脱吧,也让我们好好鉴赏鉴赏。”胖妹怂恿着她。胖妹虽然矮,但不知吃了什么药,硬是瘦成了一道闪电。她的睿智成就了她的贤淑,也在大城市里获得了爱情与荣誉。请原谅我现在才告知,她诗一样的名字——田月清。作为设计师的她,审美一直影响着我们俩。

男人婆已经露出了打底衫和内衣的轮廓,好像有点不自在,说这样穿仿佛有点冷。

“新婚燕尔,你恐怕是想念你丈夫的拥抱了吧。”这话让她的脸几乎成了一块红布。她刚蜜月归来,和自己老公经营着一家两层的灯具店。没有孩子,她们的生活轻灵而惬意。

从学校的朝夕相处离开以后,我们就越来越少地称呼曾经的绰号,好像彼此都要和一些不好的东西划清界限,心照不宣地再也不提。晓飞的老公打电话来,称自己忙完了,是否要一起回家。这不禁又引来一番诋毁,说着简直受不了。

“月月,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这次怎么不把他带来我们瞧瞧。”

我们是如何头脑发热地提起了这种话题,我察觉到话题中心会波及到自己身上。

晓飞确认屋子里没有其他人,才说:“其实当时我怎么也没料到,艾青你会嫁这样一个老公,不过看来我是错了,你现在的生活也不错嘛。”

当初我该怎么选呢,像在电脑上做题,选择以后就可以知道对错。世事远没那么简单,也没那么复杂。简单的权衡,最后就得了一个结果。结果是不能随意改的,尤其伴随着结果越来越多的连锁效应。我抱着儿子的长条形海绵宠物,简单回顾着并不新鲜的过往。田月清从来不称呼丈夫为老公,说明她对自己的世界有坚持而清楚的认识。吴晓飞根本不会称老公的名字,而我一直称老公的姓,并连着他的排行。这之间的区别不可谓不大,我们察觉到这会是一个令人不安的讨论,就只能往历史里寻些让人缅怀的记忆。

我一直制造着需要被保护的假象,包括文强。他是我记忆里第一个爱上的人。那时文强的抽屉里永远有一封信,色彩缤纷,折成各种好看的模样。他享受着为此带来的与其说是幸福感,不如说是骄傲感。但我从来不曾写过,这是否激起了他的兴趣。要说匹配,形象上的匹配,恐怕无数人都愿意把我放在他的第一个排序里。

那天他惹恼了兰姐儿们,这是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沿用的,对那些媚俗者的称呼。他拒绝太多的人都没有关系,但被拒者一旦跟兰姐儿们有关系,这个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一个人高高在上,有其资本,是容易被人仰望的。如果一旦被仰望的展现出七情六欲,那么就仿佛是不道德的,不被接受的。他向我投来的好意,恰恰不是时机。

校园暴力还很猖狂的时候,他的傲骨,一直让我着迷。他被打,只需要随便找个理由,半成熟的青年具有成熟的逻辑。是吴晓飞冲了上去,田月清镇住了打手,我的身份和状态无比尴尬,只能拿出纸替文强擦嘴角的血迹。他虽然不那么领情,大概是这样会让他的形象跌出神坛。

我们相恋了,如其他人想的那样。

他不再收到花样繁多的信,却把曾经欠下的回信全部给了我。他的字很好看,这常常被田月清和吴晓飞传阅甚至收藏,仿佛是一种典范。我曾经努力的想追上他优秀的脚步,而你永远不知道,允诺和意外哪个先来临。

他的父母给他转了新的学校,目的就是隔断我和他的联系。不得不说这很奏效,不是因为年少的时候意志不坚定,更多的是我们半成熟的年龄容易被洗脑。他的母亲是一个很懂得说话技巧,也很聪明的女人,这样的人,可以让你轻易就动摇。

“你后来还和文强有联系吗?”这个问句,是想得知他有没有找到比我更好的人。我挺着不大不小的肚子时,和他见过。在这以前也见过,但时机一次更比一次差。时机究竟是天给的,还是自己给的,有时候我们无法厘清这样的关系。

在厂房里,田月清重重地说了我,说我东西怎么没个收拾,记账的桌面上脏又乱。我挠着头收拾了一下,就很快带着她们去看装潢一新的新房。我是本性懒,还是变懒,这不曾真正的困扰我。

我和丈夫在酒楼外边迎客,不巧安装师傅要上门去装马桶。丈夫一直带着一定的情绪和高作的作态,还好娘家的兄弟们一直热忱地补位。我跟着去了新房,安装、试水、调温度,一切显得冗长。等我回酒楼时,客人们都入座就餐。桌数不够,家人忙得一团糟。我的出现仿佛每个人都带着情绪,碍于场合都隐隐压制着。丈夫不想跟我多说一句,幸而如此,因为我俩多上一句都是争吵。

直到跟来宾致谢完,敬酒结束,我才缓缓坐下,心却还顾着四周。她们虽然帮不上太多忙,但能一直等着我也是莫大的安慰。去吃一个朋友的喜宴或寿宴,如果你能安然坐下吃东西、享受气氛,那么只能说你和朋友的关系不够深。还没真正吃好一口饭,又得去张罗下午茶和晚饭的订餐,丈夫已经和远道而来的生意伙伴喝酒去了。

她们看到了这一天,而过去的无数多天,我都要在各种忙碌中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我越来越喜欢睡觉、能够不管的事情尽量装作不知道,有一种麻木在回击着生活。新房现代和温馨,是唯一让我安慰的。曾经的苦熬出了成绩,我贪恋着新时代带来的美好生活。

我带着她俩回新房暂作休息,我郑重地问田月清房子装得怎么样?

“装饰得体,优雅温馨,不足的是人心涣散。”从昨天进屋,并在家里生火招待了一下少数的亲友,她是有理由作此点评的。辛劳换来了成就,却也因此拉开了心上的距离,这实在令人慨叹。

“是因为他太大男子主义了吗?”晓飞并没有从品貌上下定论,因为曾经的接触让她感觉丈夫还算一个周到的人。

生活永远是自己的,只有身临其境才知道。这话我没有说,毕竟一个人未婚,一个人新婚,不应该给她们太多包袱。“可能我们就是不太适合,但事到如今彼此已经千丝万缕了。”

在婚后不久,我曾任性地跑到了娘家,以为那是避风港,是我打小甚至死的时候都是我永远的家。离婚的想法并没有得到母亲的支持,反而当作这种行为娘家不应该撑腰。在那个年代里,这种行为是不齿的,况且母亲也一直认为她在婚姻中受到的委屈比我要多得多。当初我不顾所有,要跟丈夫成家就已经伤了家人。才过了多久,母亲认为这太不成熟。直到有了孩子,有了其他,我把自己捆绑得越来越紧。

“我觉得你的问题还是在于你不够独立。”这话田月清已经跟我讲过不止一次了,她在准备翻新一下。“你不能等着其他变化推着你走,而是主动地去迎接各种你所面临的问题。”

吴晓飞也加入规劝的行列。“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现在孩子有了,车房也有了,产业也有了,我觉得你们还是沟通上的问题。我跟我老公也有意见不一的时候,有时也会不顾忌对方的感受,但你多想想曾经的患难,想想你执意嫁给他,这些应该都是可以被包容的。”

“可是这些从来没有换来他的爱,那么多年我受够了他的脾气,受够了他的专制,难道我就那么没有底线,凭什么要完全牺牲我。”我激动地情绪,把泪都逼出了眼眶。这时指纹锁的门被打开了,后面黑压压的人群跟在丈夫的背后。

他们看着装潢,一边看,一边称赞,我只好躲进厕所里擦好眼泪,屏住情绪。再出来时,丈夫在泡茶、递烟,招呼他们坐或者到宽大的阳台上看风景。晓飞和月清不安地坐在沙发一角,很快就起身走了出去。我把她们送到门外,说着让她们等我一会儿。

夜幕降临,我送走了她们,也早早退出了酒局。走进新房,在那个簇新的房间里,我终于可以嚎啕大哭一场。

(责任编辑:立暖)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鬼地方个第三方公司的范德萨发士大夫士大夫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深深地德萨发士大夫士大夫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深深地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高尔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