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网 - 轻松阅读从此开始!

文章阅读网-情感文章-美文故事-散文欣赏-明阅文章阅读网

山东省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美故事

疫情居然靠我就这么近

时间:2022-04-19 09:04来源:秋收季节 作者:秋收季节 点击:
《疫情居然靠我就这么近》 作者:秋收季节 一 面对这极其凶猛的新冠疫情,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怀着侥幸的心理,一不留神这颗地雷有可能就在你身边炸开。最近的话题,我们由香港

《疫情居然靠我就这么近》

作者:秋收季节

面对这极其凶猛的新冠疫情,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怀着侥幸的心理,一不留神这颗地雷有可能就在你身边炸开。最近的话题,我们由香港开始转移到了上海。我正在暗暗祈求广州千万要守住!殊不知,这场疫情说来就来。一天的功夫居然来到了家门口。

周五的上午,我还在三元里的棠溪乒乓球馆打球。临近中午将要撤退时,突然球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球馆的对面小区发现了新冠疫情,已经封住了,她们也被告知要马上做核算酸检测。我往对面小区一看,往日车来人往的情景像钟表被人按下暂停键似的,一切都归于平静,不要说车辆,连人影都没见着。很快球馆的人全走光了,就剩下我一人在慢慢收拾衣物。

​ “不会有事吧?”带着疑惑,我把球馆最后的一组亮灯关掉,作匆匆离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 汽车转出巷口时,果然围墙对面的小区的所有出口被高大的塑料桶堵住了。再开出三元里大道时,与小区有关的商铺也被塑料桶堵住了。我预感到这疫情怎么就突然靠得那么近,我甚至担忧起身的这片天空是否已经隐藏了病毒因子。

​ 赶快抄近道回家吧?到家就安全了。汇侨新城是近道的必经之路,可是刚切入汇侨地盘不远,眼睁睁就看到前方路口有防疫人员拉出了铁栏杆封路。好家伙,又一小区被封了,要是早点开过去,估计就要在里面过夜了。暗暗庆幸自己躲过一劫,我就老老实实绕了一个大圈回到了家。

​ 家,永远都是最安全的港湾。一个中午,我心安理得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还美美的睡了个午觉。转眼就临近下午两点半,雪的电话从十几公里的环市路打了回来,告诉我不回家了,直接到学校接儿子。其实,我手头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她的电话来得及时,否则,匆忙中我就出门了。我让雪先接上儿子,我稍候到。然后卸下行装,继续着我的未了。无非是股票和自行还没有处理的午餐。

才几分钟时间,电话又响了,铃声识别是雪打来的。

“又干麻!”

“你去接儿子,我遇上麻烦了”电话那端显出神情凝重。她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我的手机出现黄码了,上不了公交车。怎么办呢?只能走路回家”。不会吧,我脑门感觉有股热血在涌上来。今天早上极力躲避的事情真的要沾上了?这可是大事,我和雪从来未曾遇到过的事情,黄码与新冠疫情到底有多大的关联,我们都没有经验,越想越后怕。打开手机检查一下健康码,还好,我的是绿码,赶紧吧!接儿子。

原来在周日那天,雪和儿子去了一趟儿童公园游玩。广州有一起新冠肺炎病人,是个七岁儿童,那天也去了儿童公园,回来就确诊了。精确到下午,而儿子中午就回来了。这是雪的解释之辞,有没有其它的还是个未知数。由于触及到范围之内,为了谨慎还是被划为黄码之列,然后雪说要坐我们的车回来。想想也是的,若真的有事,也是一家人的事,没有人能独善其身的。如果让雪一人走回去,从环市路到黄石西没有两三个小时绝不可能走完。

雪是个非常有爱心和责任感的女人,她首先向社区报备黄码的消息,并告知与其一同喝早茶的朋友。我不喜欢这种到处宣传自己不利的或者负面的消息,想想是特殊情况也就罢了。其实她完全可以打出租车,出租车并没有像公交车那么严格,非要看健康码不可。但是责任感告诉她不能这样,于是她就从花园酒店一路步行到小北路。

车到了学校门口的那一刻,我有些忐忑,因为我迟到了,而且时间有点长。三(1)班的牌子让陪护老师拽在手里,身边也仅有我儿子一人,老师在东张西望,一付着急的模样。

“实在抱歉,他妈临时来不了,换成了我,迟到了”我说。

老师向我说了没事就走了。我不作判断,拉着儿子就小步快跑。我不知黄码意味着什么,就想尽快找到解决的办法,接上雪要紧,什么困难一家人一起扛着。

进入小北路时,远远就看见雪的身影,她独自一人站在小北路通往省一幼的路口边上,似乎要有意躲避人群。深怕她的黄码给接近的人带来一片黄,这是从微信信息里的传说得出的结论。大数据非常的恐怖,新冠病毒的传染力所向披靡,然后大数据也随着病毒的走向,在手机上也是所向披靡。所以我们认定,黄码一定成为病毒的先行识别者。说白,我们也许存在了新冠病毒的某种可能,弄不好会成为下一位传播者。作出了种种假设后,雪就到处打电话告诉身边的人,然后向疫情防控部门报备。直到当地的居委指示她到靠近小区的汇侨新城内的核酸检测点做核酸确认,她的心才有了方向感。

一上车,雪的口罩护得紧紧的,叫我们不要跟她讲话。如临大敌,不过这敌人是她自己,而我们是受害者。几分钟以后,我开始有所顿悟。心想几天都住在一起,要真有事,我们还能跑得掉吗?车厢内戴口罩难受,索性我把口罩给卸了下来。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直指黄码检测点。紫薇花园门前是一片极开阔的大型停车场,难怪要在这里设点做核酸检测。我们到达时,已经排起长龙,还拐了几道弯。看到这情景我们心头直发怵,站在队伍的最后就是一场马拉松长跑,怎么办呢?正所谓心中有困,其难也善。雪二话没说,下车就去找队伍。

而我只有找车位的份了。还好,开进入口处没有阻拦,车位还不少呢?可是待把车停好了,顾盼四周,不好,有个小房子,一群应该是专门是看车为生的人。照目前这队伍,完事下来也得两个小时以上,估计缴费至少也得十元以上。汇侨的紫薇花园离我们家很近,从家里走来也顶多十来分钟。反正有人站队,慢慢走来也不晚,也不打招呼了,再次发动汽车拨头就跑。

也许心中有压力,极力回到家释放。进到家的那一刻果然一下放松了许多,心头上的和身上背着的包袱顷刻间被卸得了无牵挂,只想好好的睡他一觉。儿子永远活在他的童话世界里,新冠病毒只是听听而已,有没有害不是他想的事情。我给了他手机,这就是他的极乐世界了。那边茶几上还有我泡上还没有喝几口的上好单丛,享受一下。直到雪打电话过来催促,我才不情愿地带上儿子往检测站进发。

路上空气很温和,有云层又不是很遮住太阳,造成大地的金黄一片。多美、多好的世界,这新冠病毒实在不应该来搅乱这大好河山。想着走着,一会儿就来到排队等候的地方。这时的人群比先前又长了许多,看看最后的一人,又看看还有几十人就轮到雪,我仿佛得到些许的安慰。

我和儿子从检测点经过。黄码!诺大个字眼直刺入我心头。于是我就好奇的问那些穿着防护服装的工作人员:“这么醒目的黄码二字呀!绿码呢?怎么没有绿码的?”

“你是什么码?”见我如此的问,一略显粗壮的男工作人员走了过来,一身的防护服,裹得严严实实的,几乎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他反问我。

“我是绿码,我儿子也是绿码。”

“我们这里只做黄码”

“不会吧? 难道这排长队的都是黄码?”

“只有黄码的才被通知来这里检测”

“那我们绿码的去哪里检测呢?” 我忙问道。他的手指向很远的方向。“哪里?”“医院!”哈哈,等于没说。医院要收费的,因为那里不算被强制检测。

“这里全是做黄码的,不做绿码。”我把原由告诉了雪。

“缺心眼呀,你不亮出绿码谁去问你呀!”雪还是希望我们一起做这核酸。

“这里全是黄码,风险太大了,不做!”心想,这点小便宜也想占,不值得。

我拉着儿子就走,一刻也不想在这呆。随后叫雪耐心等待,不要着急。儿子呢?完全以胜利者的姿态屁颠屁颠的,离开雪的视线后就又来抢我的手机。

几小时以后,小区群里发来信息,晚上要全员做核酸,涉及面是整个白云区。我暗暗庆幸,幸亏没跑到医院。但是,估计周末回庄园的计划要落空了,如何是好,那边有许多的牵挂。几棵树的枇杷已经熟透了,必须采摘;那个蜜蜂箱进一群蜜蜂没有;两只母鸡抱窝也该出小鸡了吧;鱼塘的鱼怕要饿瘦了;大厅的窗帘掉下来了,太阳会不会把房间里的食物晒得变了质呢……越想就越多事,越想就越觉得必须回庄园。

可是一回到现实却难住了,我和儿子可以离开,雪呢?雪已经黄码了,这是严肃的问题。上升到政治和人道主义的高度,无论如何雪是不能离开广州的。如果我和儿子真的要离开了,留下雪一人在家似乎也不妥,毕竟她是黄码,这黄码存在许多的不确定因素,得有人帮忙吧?一阵阵的胡思乱想,这个晚上自然就不能走了。

我是那种比较后守的人,遇上排队的事,基本上不会是冲锋在前的那一个。我知道这核酸检查可以做到次日早上,我还是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准保没多少人排队。我就在去留的斗争中睡着了,可是半夜里,忽然又被这去留的斗争惊醒。此时,辗转反侧就再也睡不着了,户外的车流声音比以往仿佛放大了许多,而且时不时夹杂着救护车的警笛声响。这声响平添了我许多的不安,不行!我得完成核酸检测,而且越早越好。不为别的,只是能及时拿到24小时的绿码通行证,对重返庄园是有备无患。看看大厅的时钟,已是深夜3:25,这个时间不会再有人排队了吧。我不喜欢扎堆的做核酸,空气中谁知道有没有病毒的分子在飘浮呢,戴口罩也未必安全。这时的核酸检测应该是老天的安排,我的精神,我的心理都是达到最佳的状态。

到达检测点,果然人口稀稀拉拉的,顶多也就十人。一看呀,青一色的都是年青人,绝对的夜猫人,而且跟在我前面是一位女孩子,高高瘦瘦的,瘦得非常夸张,让我想起了鲁迅作品中描述的那位“豆腐西施”。一看就营养不良,应该是整晚的失眠的杰作,不然也不会深更半夜来做核酸。核酸也挺快的,前后时间也就不到十分钟。看这种阵容,我有种此地非常不安全的预感,否则不会如此大张旗鼓地核酸检测。得离开这里才行,回到庄园里。哪怕是一个人离开也是好事,至少还能有个里应外合。真要像上海市那样被封闭管理起来,那就是一锅端了。

回到家中,感觉精神达到了亢奋,索性就打开电脑,把一天的遭遇用键盘滴滴答答的敲进电脑里。直到近五点才感觉到倦意,睡觉!

我和那些失眠的人必须划清界线,一旦睡下就没有睡不着的道理。而且还必须睡够,否则第二天中午还得补回来。睡觉是个好东西,它可以忘掉许多的心事。本来下定决心要一大早回去庄园的,困倦中一切都不愿去想,也不愿去做了。我的睡意直到近上午九点半,才慢慢地消退。

“出不去了,群里面说外面马路口给封住了”雪在我意识完全清醒时,向我传达了最新的消息。

“啊!”我又一次脑门有热血在冲顶。完了!

一阵的懊悔,我又进入了长时间的休眠状态。期间,雪不停的在我耳边灌输着管控的许多不确定或者需要准备的事项。我曾经看过上海人被困在家里,因不及时准备,造成食物短缺的视频。我立马弹了起来,不行,我得到下面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回来。

走出小区的大门,我首先朝着通往黄石西路的方向走去。果然路口被封住了,一排的塑料桶高度超过两米。密封的程度已经到了望不到那条八车道宽阔的主干道。偶而还会有人从间隔的逢里推开一小口挤进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应该是一些蔬菜水果类的,说明此时还有一点人情在里面。

一打听,还真有事发生了。距离咱们小区四五百米的黄沙岗四巷有一户人家被检测出阳性,已经被管控起来。这可是大事呀,我立马也像那些大妈那样,开始搜索可以食用的物品,比如蔬菜水果肉类。走向指定的大街上搜索,菜市场关门了,地摊的蔬菜水果肉类此时已经空空如也,一猪肉档老板给了一句安慰我的话:“放心,明天早上有货”,我不敢指望有明天的猪肉了。唯独几家的小超市还在开门,快食面我要了十几袋。拉开速冻柜,发现还有许多的肉类,冻鱼、冻肉、冻鸡……,对不起了,我全要了。一结算,二百多元,有史以来我采购食物最多的一次。

(责任编辑:立暖)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鬼地方个第三方公司的范德萨发士大夫士大夫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深深地德萨发士大夫士大夫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深深地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高尔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