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网 - 轻松阅读从此开始!

文章阅读网-情感文章-美文故事-散文欣赏-明阅文章阅读网

山东省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偷得浮生半日闲—药乡游记

时间:2022-10-10 16:59来源:独自行走 作者:独自行走 点击:
送走了濡热潮湿,迎来了清凉干爽,九月份,是北方大地最怡人的季节。 这样的天气适合搬家,结婚,团聚,宴请等一切可以在阳光之下,兴高采烈的事情,当然更适合出游。春天踏青

送走了濡热潮湿,迎来了清凉干爽,九月份,是北方大地最怡人的季节。

这样的天气适合搬家,结婚,团聚,宴请等一切可以在阳光之下,兴高采烈的事情,当然更适合出游。春天踏青,夏天赏荷,秋天登高,冬天观雪,一年四季各有各的美,总有一款适合你。对我来说,更喜欢登高,“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可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以“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王勃在《滕王阁序》里说,“时维九月,会序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

济南多山,经十路仿佛一道分隔线,一刀切下去,将泰山余脉硬硬的挡在南面,北面便是平展展的黄河冲积平原,从经十路到泰安,是一座又一座,连绵不尽的青山。

山并不高,矮的三五百米,高的六七百米,谈不上高大巍峨,险峻突兀,是丘陵和高山的中和体,浑厚,平淡,圆融,像山东人的性格,不剑走偏锋,讲究“中庸之道”。

而且高度刚刚好,可以一口气爬上去,让人到中年,体力渐衰的我们不再望而生畏,到了山顶,同样有征服珠穆朗玛峰的快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也因此,登山,对济南人来说,是一件再自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在这样的心境下,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和美猴伉俪去了药乡国家森林公园。

药乡在哪里?泰山北麓,济南和泰安交界处也,驱车大约一个小时,先走高速,再走省道,然后转入盘山路,爬到七百多米高的山顶,盘旋而下,前行几公里,便来到一个山坳里的小村,这便是此行的终点。

小村只有几十户人家,零零散散的分布在一条河道两边,将车停好,立刻便去寻幽探古。

来药乡看什么?天池,大峡谷,以及攀爬峡谷尽头的天梯,据说,爬上去是岱望台,可以看到泰山主峰。

从村中小街往西走几十米,拐过一道弯,视野豁然开朗,一片好大的水面出现在眼前,这便是天池。所谓天池,本意是天上的水池,既然是天上,海拔一定要高,如果是在平地,哪怕你有大海一样的面积,也不能叫天池,按这个思路,西藏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海子,也都可以称为天池,而鄱阳湖,洞庭湖只能叫湖。

但提到天池,人们最先想到的,还会是新疆的天池,那里的海拔大约在三千米左右,记得当年去时,车子在山路上盘桓了好久,才到达山顶,从天池可以近距离观看博格达主峰,终年白雪皑皑,周围则是笔直高大,箭一样簇立的云杉。

而这里的天池不过是一个小型水库,南北长五百米,东西宽一二百米,仿佛一个衣衫褴褛的柴火妞,起了一个白雪公主的名字,颇有些贻笑大方。

但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猛然见到这样的水面,也足以让人惊讶了,其海拔七百多米的高度,放到祖国的大西南,应该算是低凹地带,在山东,已经是“高处不胜寒”了。

池边三面环山,一面为堤坝,堤坝下面便是大峡谷,山上绿树葱茏,天上白云散淡,湛蓝的天空倒影在水面,波光潋滟,倒也有十分的静谧与安然。

池边有几处平坦的草坪,有三口之家开始将车上的烤炉卸下来,准备中午在这里野餐,一对情侣则扎起了帐篷,打起了太阳伞,当然,更多的还是垂钓者,有水的地方就有鱼,有鱼的地方就有钓鱼的人,他们仿佛相辅相生,何况这里的环境还如此清幽。

一位脸色黑红,身体壮硕的中年汉子正端坐水边,两眼紧盯鱼漂,目不斜视,我对钓鱼本不太感兴趣,但朋友里很有几个对此痴迷的,经常驱车百十公里前往大汶河夜钓,混不顾蚊虫叮咬,慢慢的,我也有了向这方面靠拢的念头,为将来不远的退休生活再找个爱好。

和美猴走上前去,看了一会,感觉鱼漂半天不动一动,忍不住问他,这地方鱼多吗?汉子头也不抬,不紧不慢说,不多,我也是第一次来,又问,让钓吗?总觉得这种水库类的,一般不会让人随便钓鱼,果不其然,汉子说,不让钓,撵了好几回了,这不脸皮厚嘛,我笑了,继续问道,花钱也不让钓?汉子说,不让,把饭店的老板叫来,对方也不让,两人差点打起来。大概这里常年水深在十米上下,有不少大鱼,村里负责的怕都被这些外人钓走了。

其实,他们有些多虑了,等一个多小时后,我再次路过这位老兄身边时,也只钓上来一条嘎牙,一条小鲫鱼,看来,这里的鱼也都有自觉性,绝对不能便宜了这些异乡人。

人最多的当然还是中年大妈。

离堤坝还有五六百米的时候,能看到堤坝上有人在跳舞,都穿着统一的小碎花上衣,还以为是景区搞活动,组织女孩子表演节目,急急的奔过去,想看看那青春的舞姿以及姣好的面容。半路上,遇到一群穿同样服装的大妈,嘻嘻哈哈走过来,脸蛋被涂得妖艳的红,我有些疑惑的问她们,刚才的舞是你们跳的?她们很自豪的说,是啊,又问,咋不跳了哪?其中一个很自豪的说,我们是网红,在这里打卡,视频拍完了,已经发到抖音上去了。

大妈,广场舞,网红,抖音,像一条快乐生产线,真佩服她们旺盛的生命力,只是有些奇怪,大爷们都去哪儿了哪?

过了堤坝便是下山的路,路上渐渐有了孙思邈的神迹,比如祭奠他的药王庙,炼丹的神泉,采药的小径,甚至还有一块石头巨像他,孙思邈和这里有关系吗?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有关,因为孙思邈作为一个药学家,肯定不会每天独坐一室之内,青灯孤影,案牍劳形,而是要像李时珍那样走遍天下,亲尝百草,但凡是经过的地方,都有可能被命名为药乡。

既然是药乡,那这条峡谷就是药王谷了,这么一想,脑海中立刻出现金庸小说《雪山飞狐》中的场景,“谷中遍地都是奇花异草,俯拾皆是珍稀良药,一身素衣的程灵素,出现在药王谷的小木屋前浇花,一股淡淡的幽香仿佛扑面而来。”

而实际的情形却是,谷中遍地都是嶙峋的石块,以及缺乏雨水滋润,有些干枯黯淡的河道,一条小溪在石头缝里穿行,似有若无,两边山上树木茂密,树叶由浓绿逐渐过渡为老绿,惨绿,估计几场风雨过后,便会枯萎变黄,数株很直很细很高的树从谷底窜出来,隐隐有与山比高的趋势,树根处被藤萝缠绕,一个巨大的蜂窝,非常安稳的落在高数十米的枝杈上,

这样的树,印象里应该在高海拔地区才有,树种无怪乎杉,枫,松等常绿乔木,我把自己的判断刚一说出来,立刻遭到老婆子的驳斥,“你这啥眼神,叶子的形状分明是槐树”。讷讷,想反驳几句,怎奈对植物学几乎是白痴,缺乏底气。

中国最美的地方大都在山谷,比如九寨沟,海螺沟,恩施大峡谷等,但这里显然不是,两边的山过于低矮,平庸,又缺乏水的灵性,地势的变化等,它充其量只是一个休闲的地方,适合周末半日游。

这样的地方有些似曾相识,让我突然想到了那年去新疆可可托海,也是一片高原峡谷,也是乱石嶙峋,也是风景比较单调,好在那里有水,有高山草甸,有牧民搭建的帐篷,有草地上成群的牛羊。

那次是和平阴的赵兄一块去的,赵兄个子不高,因为常年健身,胳膊肌肉虬结,肩宽胸厚,走路都有些横着走,性格却极其随和,极其幽默。

记得那天我们两家走在峡谷的小径上,赵兄携夫人走在前面,十四五岁的女儿跟在后面,我们紧随,赵兄为表示亲昵,主动去拉着老婆的手,女儿哼了一声,一脸的鄙夷与嫌弃,头高高昂起,斜向一边,眼中满是白眼青眼,赵兄回头向我做了个鬼脸,喜得我当时只想笑。

一晃七八年过去了,不知赵兄最近还好吗?女儿该大学毕业了吧。

沿着山谷小路前行,路过一处小溪积水的地方,一群人围在那里,我和美猴停了下来,见两个小青年赤脚站在乱石的水中,弯腰奋力的在搬动石块,像在寻找什么,问周围的人,一个笑嘻嘻说在挖玉石,知道他是开玩笑,美猴看热闹不怕事大,上前给他们说,来赌一把,我出五十,有没有跟的?众人哄笑。

再往前走,看到一对二十七八岁,姊妹俩模样的女子,推着一个小车,车子上是两个粉嘟嘟,肉乎乎的小孩,好可爱,阳光与儿童,总是让人联想到未来和幸福。

人都喜欢小的东西,比如小狗小猫,小孩,如果车子上是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情形或许会大有不同。

四个高矮胖瘦占全了的大妈有说有笑的从前面返了回来,每人手里抱着一块石头,其形状不伦不类,其花纹淡不可显,估计是被当做了泰山石,但都欢天喜地。

我开口打趣道,捡到宝了,没白来,卖了能顶路费,其中胖乎乎的女人笑道,给多少也不卖,美猴说,啥破玩意,要我早扔了,女人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笑着走了。

出来玩就是为了开心,并不在于捡到什么,也并不在乎景色有多美,熬过了最闷热潮湿的一个夏季,在秋日明媚的阳光照射下,在秋风凉爽宜人的吹佛下,在疏朗通透的蓝天白云下,哪怕随便走走就好。

“偷得浮生半日闲”,这就是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最经济的休闲方式。

走了大概有一公里多点,到了天梯脚下,往上一看,不禁望而生畏,天梯确实是天梯,虽然高度也就一二百米,但巨陡,目测有四五十度的仰角,而且旁边没有护栏,这对有恐高症的我来说,无疑难于上青天。

上去就是岱望台,据说可以看到数十公里外的泰山,所谓登高望远,游目骋怀,不上去此行便打了折,有了遗憾。

正在犹豫的时候,美猴问一位下山的女人,上去要多久,女人气喘吁吁的说,要一个多小时,此言立马救我于两难之中,一行人也都不想爬了,打道回府。

回到村子十二点左右,正是午饭时刻。

村子虽然不大,但几乎家家都是农家乐,河道两边,每家的房前屋后空地上都排满了小桌,食客几乎爆满,从泰安来的居多,大概这里离他们更近一些。

我们就餐的饭店位于村子的正中,路北,路边挂着很醒目的牌子,“吉祥家园”,房前空地上有几棵稀稀拉拉,粗细不一的栗子树,核桃树,在树上架一块红色的遮阳布,下面摆上石桌,木凳,树杈上挂上黄橙橙的玉米,营造出一幅红红火火的农家气氛。

既然来药乡了,那就尝尝与药材有关的特色菜吧。

老板娘给推荐了田七与灵芝,凉拌一份,热炒一份,再来一份松菇炖鸡,一份素炒青菜,一箱青啤,美景,美食,美酒,加上要好的朋友,按王勃的说法,“四美具,两难并”,都全了,必须开怀畅饮,才能不辜负此情此景。

和美猴频频举杯,很快,一箱啤酒见磬,醉意朦胧中,脑海中突然想起杜牧的一句诗,“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恨落晖”,。

也是,对酒徒来说,有酒就行,还登什么高啊,这么一想,心里一下坦然起来。

(责任编辑:立暖)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鬼地方个第三方公司的范德萨发士大夫士大夫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深深地德萨发士大夫士大夫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深深地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高尔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