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阅文章网 - 轻松阅读从此开始!

文章阅读网-情感文章-美文故事-散文欣赏-明阅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随笔 >

愿做一书生

时间:2019-05-13 21:42来源:栾维权 作者:栾维权 点击:
我终于又能日日看到我十几年的藏书了! 像是拜会一个多年未曾谋面的故友,前几日,我不辞辛苦,不怕颠簸,驱车千里,辗转两省,从湖北至河南。几百本书,先从河南老家五楼搬至

我终于又能日日看到我十几年的藏书了!

像是拜会一个多年未曾谋面的故友,前几日,我不辞辛苦,不怕颠簸,驱车千里,辗转两省,从湖北至河南。几百本书,先从河南老家五楼搬至楼下,两、三个来回。复又从湖北新宅楼下搬上十楼,又是几个来回。直到后背冒汗,两臂发酸,浑身沾满尘土。

不曾闻见书香,甚至因为长期堆在阴暗处,有些书已经发霉,纸张泛黄。初夏的北方小城,天气燥热,满城杨花飘飞,我抱着我的书,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迎着路人异样的目光。像拥抱着故友,温暖而又亲切,几乎泪眼相望,又似乎在互诉衷肠。

返程到家之后,用香皂将毛巾洗净,一遍一遍地擦拭书上的灰尘。再细细地分类,一本一本地摆在书柜内,抚平褶皱,摆放端正。

闭上眼,我在幻想着阳光还好的日子,捧一本书,静静读,一页接着一页,一本又一本,不过多时,内心便已波澜不惊。

张潮《幽梦影》将人的少年、中年、老年读书分为三个境界,分别喻为隙中窥月、庭中望月、台上玩月。年少的我原来不懂这些,反正就觉得,读书似乎跟月有关,又无关风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目不识丁,却是最支持、最希望我们好好读书的。她管“学习”叫“写字”,无论是读书还是刷题。现在犹能记起,每当我们淘气的时候母亲就会一声断喝:“写字去!”,声色俱厉。那时,忙完一天的农活,夜幕降临,点上煤油灯,她端起她的针线筐,一边为我们做衣服、鞋子,一边监督我们“写字”。一灯如豆,老屋里昏黄阴暗,偶有朗月透过破旧的房顶洒在窗前。我们兄妹四人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十几年新书旧了又发新书,作业本换了几茬,老大的衣服传给了老二,又传给了老三,日子在母亲的缝缝补补中得过且过。

如今,我们也离开了家乡,独留年迈的母亲守着那古老的村落。前几日,老屋也已扒掉,不过数月新房又将拔地而起。忽悠觉得我的灵魂和那些岁月又将安放何处?人事有代谢,猝不及防,一切都使我不得不考虑,那些岁月究竟留给了我什么?是鼻梁上厚厚的眼镜片,也是沉淀于内心的那些底气。或许,我漂泊在异乡,能够让我在喧嚣时不争不辩,在恂恂中当仁不让的,就是老屋中那些当年随手扔在角落里的旧书,虽然现在连个旧纸片也难觅踪迹了。

儿时苦读的记忆是酵母,有太大的能量,能够诱发太多的感慨,潮湿氤氲,使人不能自拔。当我在千里之外的山村,沉沉的黑夜里,铺上旧报纸,蘸满墨,捧着《勤礼碑》提笔写字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老母亲,也想起了老屋,那些贫穷的日子是那样的温馨。这种记忆又像是酒头,太过浓烈,只啜一口便已醉倒。女儿似我,圆润饱满,每次陪她写作业,在身边默默看着她,时光仿佛穿越了十数年,像母亲就在我身边一样,我想遥远的家乡,母亲也不曾睡着,三代人此时心有灵犀,便不再孤单。

大学和读研的日子,不管在北方,还是在南方,周末我常常不由自主地转到学校旁边的旧书摊,一待便是半天。一边看,一边选,回去的时候总不落空,淘得一本自己喜欢的旧书。其实,学生时代是艰苦的,只有拿到奖学金或者好友过生日的时候才会在外搓一顿,打打牙祭,喝上一杯几元一瓶的劣酒。杯酒下肚,便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热血和浓酒能量混在一起,往往让人心头热热的。书买回来,往往迫不及待地修修补补,包上书皮,工工整整地写上“名号”。

过了十几年,从当初的雄姿英发,到现在的随遇而安,我从黑发少年走到了油腻中年,两鬓早生华发,腰间赘肉日盈。都说书生无用,穿越三千年的时空隧道,我犹能幽幽听到《风》《雅》《颂》的声音。《道德经》五千言,恐怕还要传唱五千年。颜鲁公死不从贼,赵普半部《论语》足使海晏河清,谁人会“栏杆拍遍”慷慨激昂,哪个懂“铁马入梦来”壮志难酬?值得一提的是高适,诗人成为一代名将,达到了书生的顶峰。剑胆琴心,简直是天衣无缝!

像陶潜一样,我已是在尘网中。这一生,我不再希求“闻达于诸侯”。名与利,似乎已是如此。我能拥有什么?立德立言立功,恐怕都也是梦想。

终于,对视满壁旧书,我终于释怀。书搬过来了,我终于放下了强加于士子身上的修、齐、治、平的枷锁,什么文韬武略、安国定邦,道德模范、文化传承。恐怕沾染得多了,鲜活的生命就会像木偶一样被钉在千百年来道德的十字架上,徒然供人瞻仰。这些东西不如眼前的“书”实在。我不想要一个读书人的“标签”以自我标榜,如果能够有幸,我但愿只取一点“书生本色”。有一橱书,灵魂就不再孤单。像一个好友,一本书给你一种思想,一橱书便是一群挚友。即使关山难越,失意潦倒,夜半再不会孤枕难眠,灵魂便不再漂泊。有一橱书,品味就不会低下。我相信,爱读书的人,不会坏到哪里。在浮躁的社会里,能够静下心来读书的人,应该是容易满足的,追求的也不会是身外之物。

任窗外是风花雪月,还是晓风残月,终归寂静自然。时光的脚步很快,身后的灵魂已是踉踉跄跄,不再从容。“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深夜,那些摇摇晃晃从酒肆中,那些双眼通红从赌局中走出来的人们,即使酒足饭饱或者口袋鼓鼓,那厚重的皮囊下也干瘪的。昨夜值得回味吗?最多也不过是余下的酒臭或者铜臭而已。

居室不大,环视四周,有书一面,各种花几十盆,茶几一座。闲暇之时,斟清茶一杯,一书在手。外面的喧嚣,哭了、笑了都与自己无关。这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满足。

少年读书,如推开一扇窗,隙中窥月,或见晨星寂寥。诸如善良、坚韧、勇敢、知荣辱、思进取,那些生命中最坚硬的东西永远值得坚守。即使人到中年,必须保有进取的锐气,更要有舍得的底气。感谢这一点书生本色吧,它是书生辨识度最好的底色,也是最应该有的成色啊。

但愿,你能历经岁月沧桑,归来仍是少年。

如此便如张潮所言,灵魂已是得到升华。

(责任编辑:立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